崔德权是青少年时期以强盗罪判了十二年徒刑而入狱的-五星彩票

金 勋

来源: 发布时间:2016/5/16 1:30:47

  五星彩票志不衰

 ——记中共汪清县委第一任书记金勋

  

      金勋,朝鲜族,1904年6月,生于吉林省延吉县明东村一个贫农家庭,他从小在伯父家长大。1909年,金勋随伯父迁居延吉县依兰沟。

        1920年(即庚申年),日本帝国主义在东满进行大讨伐,他们到处杀人放火,无恶不作。所有村屯,烟火冲天,鲜血遍地,其惨状令人目不忍睹。讨伐队来到依兰沟后,金勋亲眼看到伯父等15名爱国者被侵略军残杀后扔进火堆里焚烧,心里燃起了仇恨的怒火。从此,他勤奋学习,立志救国。读完依兰小学后,又考入了龙井大成中学。

        当时,龙井是延边政治、经济、文化的中心。金勋在大成中学读书期间,接触了一些早期革命党人。由于他积极参加反日、反宗教活动,遭到日伪走狗的追捕和盯梢,后来转学到永新中学。到永新后,金勋仍然在学生中积极宣传俄国的十月革命和反日救国的思想。1925年,金勋随父母去苏联海参崴的舅舅家,考入了海参崴的一所大学。在十月革命的故乡,他学到了更多的马克思主义理论。1927年金勋谢绝了亲朋好友的挽留,从苏联毅然返回依兰从事革命活动,同年2月随家迁到百草沟。

        百草沟,是当年汪清县公署所在地。它群山环绕,嘎呀河从北向南横贯于市街。由于这里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扩张势力早在1909年就伸向了此地。先后在这里设立了日本“领事馆”和日本“警察分署”开放了商埠地,还设立了反动的文化机构“百草沟俱乐部”。这里宗教迷信活动也很猖狂。日本帝国主义为了推行侵略政策,在这一代大肆宣扬宗教迷信,妄图以此来麻痹群众。

        金勋到百草沟后,担任了百草沟乡公所文书工作。从此,他以乡公所文书的公开身份作掩护,进行撒传单、贴标语等活动,在群众中积极进行反封建、反迷信的革命宣传。在革命斗争中,他加入了朝共党,并成为汪清县朝共党的领导人之一。为了使更多的人投入到反帝反封建的革命洪流中,金勋利用各种机会进行宣传,他还经常和青少年们坐在一起,给他们讲苏联的进步小说、巴黎公社和男女平等,讲宗教迷信的反动性。在金勋的启发和影响下,一些青年很快觉醒,积极参加了反帝反封建活动。

        1929年春,金勋到各村组织“互助会”、“儿童团”等革命群众组织,并在龙水洞秘密建立了由崔万兴等三人组成的革命小组。不久,他又介绍崔万兴、朴成国等加入朝共党,并成立了朝共党龙水洞小组。夏季,他还约一些青年一起去山里“避暑”。“避暑”期间,金勋出自己认真读一些有关社会革命等进步书籍外从烂树根下拔出埋藏的有关减租减息等油印小册子给他们看,他自己还经常练习演讲。

        金勋不但在社会中广泛传播马列主义和反日救国,还把社会革命的新思想传播给学校的学生。他利用请他到学校给学生做事时报告的机会,给学生们讲俄国的社会主义社会,向他们宣传反帝反封建 。为了抵制日本帝国主义对学生的奴化教育,金勋联系县内各私立学校的教员,动员他们把私立校改为公立校。他对私立学校的教员们说:“教育局现在已经成立了教育协会,以后,私立学校学生的家长就要交双份学费。私立学校的学费不可不交,教育协会的会费不叫也不行,我们为什么让学生家长受双重剥削,又把孩子送到私立学校受日本帝国主义的奴化教育呢?我们应让学生到公立校去读书,受三民主义的教育”。在他的宣传和帮助下,经过努力,有23个私立校改成了公立校。

        1930年5月,在中共延边特支的领导下,东满各地开展了“红五月斗争”。金勋在百草沟、大坎子等地积极宣传,发动群众参加这次斗争。他组织群众冲进地主宅院,焚烧债券文书。五月斗争后,根据共产国际一国一党的原则,金勋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入党后,金勋遵照上级党组织的指示,到各地发展党员并到大荒沟一带从启蒙开始宣传群众、组织群众、建立“农民协会”等。6月,在金勋的介绍下,李在燮等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是年秋,因百草沟朝鲜居留民会主席下乡被暗杀,由于金勋经常外出数日不归,直至暗杀事件发生后,金勋外出还没有回来,引起了敌人的怀疑,警察署巡警到处进行搜查,每天探听金勋的消息。从此,金勋弃职离开百草沟,化名王克奎到天桥岭(当时称三岔口)一带活动。在天桥岭一带,金勋经过积极工作组建了一支工农游击队,他亲自任队长。     

        游击队建立后,金勋练了一手好枪法,一枪便能把松树上的松塔打落。队员们开玩笑说:“我们和王队长在一起,吃松籽儿可就不用爬树啦!”队员们经常在金勋的领导下,出其不意的袭击敌人,夺取武器。

        一天夜里,金勋率领工农游击队和双河镇农民协会的群众,把双河镇保安团炮楼围的水泄不通,大喊“缴枪不杀!”当顽固的敌人企图抵抗时,队员们用棉花沾满火油,点着后接连往炮楼里扔去。顷刻间,炮楼里燃起熊熊大火,敌人不得不缴枪投降。这次,他们缴获了敌人10余支步枪和大量子弹。是年10月,根据中共东满特委的指示,在龙蟠沟(现东新乡)召开了汪清县第一次党员代表会议,建立了中共汪清县委,金勋被任命为县委书记。

        金勋担任县委书记后,在领导全县工作的同时,一面继续领导游击队打击敌人,夺取武器,扩大游击队的力量;一面亲自到各地开展工作,发展党组织。人们经常看到一个细高个,穿长衫的人往返于各村进行演讲。他声音高亢激昂。虽是朝鲜族,却说一口流利的汉语,他说:“ .我们的生活为什么苦?因为地主剥削我们,日本帝国主义侵略了我们。所以,我们必须拿起镐头、铁锹起来革命,赶走日本帝国主义,打倒地主阶级!在共产党的领导下,我们一定能翻身,一定能推翻这个社会,建立一个新社会!”他还在牡丹川发展了曹昌德、金义范、曹河奎等6名党员,建立了牡丹川支部。

        在金勋和其它党员同志的积极工作下,广大群众已经觉醒并孕育着一股巨大的革命力量。在此情况下,金勋等同志领导全县人民进行了声势浩大的“秋收暴动”。来自全县各地的800多名群众代表,汇集在百草沟,向日本领事分馆和县政府,(此时县公署已改为县政府)静坐抗议,愤怒示威。他们挥举着拳头高喊“打倒日本帝国主义!”“赶走日本帝国主义驻间岛领事!”“实行减租减息!”等口号。

        1931年1月,金勋到庙岭、大兴沟、天桥岭等开展工作,21日,在天桥岭不幸被捕,被押送到百草沟敌营部。敌人以为抓到了共产党的要犯,曾在当时的日伪报纸《间岛新报》用日文这样登载:武装游击队长金勋外两名被支那陆军讨伐队逮捕。在百草沟,金勋遭到了敌人的严刑拷打,他们梦想从这个共产党的“游击队长”嘴里了解到共产党和游击队的活动情况。然而,他们并不知道站在他们面前的“游击队长”,竟是中共汪清县的县委书记。

        敌人从金勋嘴里得不到任何东西,便把他转送到吉林省第四监狱---延吉监狱。延吉监狱,位于延吉市布尔哈通河南岸(现延吉艺术剧场)。它占地面积百米见方,四周是青砖高墙。狱中牢房都有其名,如有的叫“元”字号牢房,有的叫“贞”字号牢房,有的叫“亨”字号牢房等。这座监狱,是东满地区关押革命者的一座主要监狱。

        金勋入狱后,主动团结狱中难友,鼓励狱中的同志们坚定革命必胜的信念,同狱中的敌人作斗争。不久,他在狱中组织了中共延吉监狱委员会。委员会里有组织委员、宣传委员、军事部长、监察委员,金勋任书记。军事部里还组织了爆破队、放火队、抢枪队等11个分队。狱中党组织建立后,金勋积极领导狱中组织进行越狱准备,他们首先教育争取了一等看守吕保元。吕保元是山东人,为了谋生,投奔哥哥来到东北。他虽然当了看守,但有反日思想。经过教育,他同意担负起同狱外组织的联系任务。狱外组织也积极支援狱中的斗争。同年夏,狱中建立了由金勋等人组成的越狱斗争指挥部。指挥部建立后更加积极地领导狱中同志们进行越狱的准备工作。他们决定用外面送进来的武器首先砸开武器库,干掉监狱的大小头目,然后在狱外同志们的接应下冲出监狱。

        正当越狱准备顺利进行的时候,一个被判为三年刑期的越狱斗争组织成员,为了将功折罪提前获释,在越狱的前三天夜里,向监狱当局告发了狱中组织的越狱计划和越狱斗争组织名单。第二天早晨放风时,看守们全副武装,他们叫出所有越狱斗争组织成员,扣上了六斤重的脚镣,只有看守吕保元幸免。越狱计划就这样失败了,狱方不仅禁止探监,还把“主谋者”一一分监,严加看管。越狱计划失败后,金勋和狱中其它领导人总结了这次的经验教训,又重新制定了越狱计划,决定继续组织越狱。但几个月后,由于叛徒告发,吕保元也锒铛入狱。

        吕保元入狱后,狱中组织同外界失去了联系。尽管如此,金勋等同志还是决定按原计划越狱,把联络和发信号的任务交给了朴春植。朴春植是因为当屯长时,跟随了秋收斗争的群众队伍被捕入狱的。虽说是政治犯,还没有扣上脚镣,又住在看守出入的把头儿牢房里,便于察看牢房外面的动静。

        1932年夏的一天,当他们排着队上厕所时,朴春植告诉大家说:“今晚十二点以前,锉断脚镣,等到十二点整,听到两声敲墙声,立即砸开牢房门冲出来。夜晚,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当过到墙上的挂钟敲响十二小时,大家都已锉断脚镣,焦急地等待着敲墙的信号。但毫无信息。原来,朴春植怕越狱失败会延长刑期,在关键时刻打了退堂鼓。越狱又失败了,为了利于今后斗争,金勋他们主动向狱方“自首“,狱方为锉断脚镣的事都给他们延长了刑期,最少的加刑四年。此后,狱方放出轻罪犯,把那些重罪犯转到即决牢房。

        金勋被转到了监狱南面的“元“字号牢房。转房以后,金勋发现“元“字号牢房的看守对”犯人“的态度和其它看守不同,就把一盒烟给同牢房的金明柱说:”你把他送给看守,交上他会有好处的“。看守五十岁上下,每天只管给出入狱的人解铐带镣和看门,对牢房里的事情则不闻不问,金明柱把烟交给他后,便按金勋的指示想方设法地接近他,有什么好东西都送给他,还常找他聊天,渐渐混熟后,金明柱就有意帮助他解铐上镣。这时,狱中最紧迫的任务是物色一个能够同狱外取得联系的可靠人。经过反复考验,金勋决定教育争取即将获释的崔德权,崔德权是青少年时期以强盗罪判了十二年徒刑而入狱的,他在狱中给犯人理发,是个无依无靠的孤儿。入狱十二年来,没有谁来探望过他,更无人送他任何东西。金勋每接当接到狱外送进来的食物和衣物,都不忘分给他,同时对他进行耐心的教育。中秋节的前一天,金勋又把一套内衣和一包饼干送给他,并进一步地开导他。

        崔德权刑满出狱那天,金勋把一封信交给他,让他把信交给小烟集岗(现台岩村)的妹妹。崔德权一出狱,便赶了二十里路找到金勋的妹妹,把信交给了她。信中写道:

    区党委:

       送信者乃服刑十二载也。望你们继续教育,并把联络任务交给他 ”经金勋介绍,崔德权负担起了同狱中组织的联络工作。1934年夏的一天,金明权被外号叫“狼”的看守毒打致伤,昏迷不醒。借此,金勋领导狱中同志们进行了绝食斗争。他和同志们向狱方提出三项条件:一、赶快医治金明柱的伤,撤李看守的职;二、马上医治患病的囚犯;三、改善犯人待遇,饭食要卫生,要加量。如不接受以上三项条件,绝食绝不罢休。

      绝食斗争开始后,敌人千方百计地想制止绝食,他们到金勋家,对金勋的母亲说:“你儿子病得很重,准备些好吃的去看看吧”!金勋的母亲和奶奶急忙顶着吃的来到监狱,她们看到金勋面黄肌瘦,软弱无力的样子,留着眼泪劝金勋吃点东西,金勋对母亲和奶奶说:“你们不要哭,我们在进行绝食斗争,不能吃东西。为了迎来象俄国那样的社会,我甘愿去死!”绝食斗争持续到第三天,李看守在过道里迈着方步耀武扬威地骂道:“你们绝他妈的哪分食呢?顶屁用?快吃饭算了,不吃,不吃能吓唬谁?”李看守的谩骂和侮辱,激起了各牢房同志们的极大愤慨。处于昏迷状态中的金勋也被谩骂声吵醒,他带头唱起了“延吉监狱之歌”:

    在那寒风呼啸的满洲荒原,

    高举红旗,英勇战斗。

    身虽入狱成囚犯,

    誓为革命志更坚。

    同牢房和其它牢房的同志们也都跟着唱起来,他们用歌声代替了对李看守的愤怒指控。

    我虽身陷囹圄戴镣铐,

    不向严刑拷打跪折腰,

    从前大洒热血为革命,

    今后定把世界来征讨。

    接着,所有牢房里的“犯人”都高声合唱,歌声象怒涛般席卷整个监狱。气急败坏的看守,用鞭子抽打着铁栏歇斯底里地狂叫,但歌声仍在继续。

   ..

    辽阔大地红旗扬。

    抗日军民齐冲锋!

    狱方终于接受了金勋等同志提出的条件,绝食斗争胜利了。但,1934年12月16日敌人暗害了金勋同志和狱中的几位主要领导人,金勋时年30岁。金勋同志虽然牺牲了,但他那坚强的革命意志和坚定的革命必胜信念却激励着狱中的同志们继续战斗。1935年端午节,狱中的同志们按照金勋生前的嘱咐,越狱终于成功。他们奔赴抗日斗争的前线,心里时刻怀念着在狱中鼓励他们冲破牢笼的金勋同志。


崔德权是青少年时期以强盗罪判了十二年徒刑而入狱的-五星彩票